返回

大象新闻APP

怀抱梦想 脚踏实地

大象专访丨许钧:参加“歌手”就是来交流音乐的!

大象新闻2024-07-10 19:16:32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吴净净 

在上周的终极揭榜赛上,创作才子许钧表现出色,用一首又文艺又摇滚的《29》,在湖南卫视、芒果TV《歌手2024》的舞台上揭榜成功,正式成为“在线歌手”。而随着他的揭榜成功,另一位优秀的在榜歌手袁娅维也遗憾离开。这让他心情也颇为复杂,在接受大象新闻记者采访时诚恳表示,当时的心情非常开心,但袁娅维的离开,又让他心里“特别抱歉”。对于他来说,参加“歌手”就是来交流音乐的,“至于揭榜成不成功,其实我当时都没有考虑”。

心态平和

并没有把它当作竞技比赛

与《歌手2024》舞台上如雷贯耳的“天王天后”相比,许钧这个名字确实稍显“小众”,但他又是很多人心中的宝藏歌手。了解他的人会说,许钧能在《歌手》揭榜成功,其实并不意外。谈及揭榜成功之后的心情,他的回答也很淡然:“我当时知道要来《歌手》揭榜的时候,心态其实挺平和的,我就觉得是来交流音乐的。”首战揭榜成功之后,许钧说自己的心情又开心又复杂:“千万不要说什么我揭榜成功了,因为我特别喜欢Tia(袁娅维),她走了,当时我心里特别抱歉”。

2015年,许钧在《中国好歌曲》上以一首《自己》为名片,跃入大众视野。随后一路带着作品,坚实的走在创作歌手的路上。从最佳专辑、最佳华语男歌手等多项提名,到斩获最佳编曲,最佳作曲等多项大奖,如今他已成为华语乐坛最具专业认可度与口碑的唱作人之一。时隔多年再次登上综艺舞台,心态上也有了一些变化,他直言,现在更多的是想去跟大家交流音乐,展现自己对音乐的理解,“我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特别竞技的比赛”。

选曲随心

更注重内容与自身表达的契合

事实上,许钧与《歌手20024》这个节目的结缘,早在这次揭榜之前。2017年,张杰在参加《歌手》的时候演唱了许钧的歌曲《自己》。今年参加《歌手2024》的那英和谭维维也多次表示,很想选择许钧的歌曲作为参赛曲目。如此一来,让人很好奇,许钧作为一个原创音乐人,在这样一个“选曲”备受关注的节目中,是否会关注“大众听审喜欢什么样的歌曲”。说到这个问题,他坦言“作为一个词曲作者,我在选曲的时候,更多的是注重内容的表达”。

“没有答案,没有硝烟弥漫”……在《歌手2024》舞台表演的《29》,是29岁的许钧在即将迎来“三十而立”之际,突然感到一阵迷茫而创作。这首歌在《歌手2024》的舞台上,被更多的人听到后,在年轻观众中广受好评,歌词中那句“愿你酷的像风,野的像狗,扎进灯火阑珊”让人印象颇深,“这句歌词比较像我生活的状态,因为我是一个不太服管的人,喜欢找到让自己舒服的状态”。

不爱炫技

音乐的输出口就是表达

和很多从幕后走到台前的音乐人不同,歌手出道的许钧曾经有一段时间专注在幕后进行音乐制作工作,对此他坦言“为了生活”。因为没有演出,他在著名音乐制作人荒井十一的推荐下,学习音乐制作,奠定了自己“音乐多面手”的实力。很多人认为,像《歌手2024》这样一个竞技类的音乐节目,歌手用炫技的方式来演绎歌曲能得到更多的肯定,但许钧坚持自己的风格,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此他也有一番自我的解读:“我比较认可大家说我现在做音乐越来越松弛的评判。以前做音乐,我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炫技。但现在就觉得音乐就是音乐,其实音乐是表达的一个方式”。

17岁孤身闯荡杭州,在酒吧驻唱过、写过歌、组过乐队,到27岁才站上了比较大的舞台,唱《自己》从而被更多人看到……许钧的音乐之路走了很长,这一段的心路历程,说起来难免唏嘘:“我觉得从27岁、17岁,到现在36岁之间的变化,都跟我身边的人有很大关系。”他很感激朋友们一直在身边帮助自己,“包括现在我的爱人经常会给予我能量,这些是让我发生改变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传递真实

音乐创作带给人的能量无限大

许钧在节目中介绍自己的时候,曾说过:“我不是郑钧也不是许嵩,我是许钧。”他的名字“钧”字拆开是铁勺,在西北话中,“勺子”意味着傻子。许钧笑言“铁勺给我的感觉就是比一般的勺子更硬一些,更傻一些。因为小时候家人说‘傻人有傻福’嘛,所以我就希望自己更耿直一些,更简单一些”。

“歌声能穿透心扉,可见其诚挚。许钧,你定是用灵魂在歌唱,壮志豪情亦能如此动人”……面对网友铺天盖地的夸赞,许钧反而很平静,他想传递的状态就是更真实的自己:“私底下什么样我就是什么样,也不用太有修饰。我对音乐的理解是怎么样,我这个人是什么样,我穿衣服是什么样,我在节目中就是什么样”。作为一个过来人,许钧最想对年轻的后辈说:“保持身体健康和精神健康,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他给年轻音乐人的建议则是:“保持创作!因为音乐创作带给人的能量是无限大的”,他觉得,这些都是AI或者新的一些科技手段无法带来的。

快问快答

问:《中国好歌曲》之后,有好多年没有再上过综艺,现在上《歌手2024》和当时的心态有什么不同?

答:我觉得我心态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我长大了,我知道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样了。当时是觉得需要一个机会,现在我对《歌手》的感觉就是我很感激有这个舞台,但是更多的是我想去跟大家交流音乐,展现我对音乐的理解,我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特别竞技的比赛。

问:之前的演出有观众说你挺严肃的,现在看“歌手”的大合照里,你都笑得特别开心,相比以前的演出心态有什么调试或改变?

答:之前有些严肃,是因为20多岁的时候我比较拧巴,就是觉得生活好像一场硬仗一样,然后慢慢的长大了,就觉得生活本身就是生活,我得让自己舒服一点,自在一点,心态也就跟随着生活有变化,也就反映到舞台上了。    

问:作为词曲编曲者,你觉得怎样的歌曲会让大众听审喜欢,作为演唱者,你又会怎样选曲?

答:我觉得作为一个词曲作者,我在选曲上的时候,更多的是注重内容的表达,就是我选的歌曲跟我自身的表达有一些契合的地方,才会作为我考虑歌曲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

问:很多人评价你现在在音乐的创作上变得越来越松弛了,现在对音乐的理解,和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有怎样的变化吗?

答:以前做音乐,我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炫技。现在就觉得音乐就是音乐,其实音乐是表达的一个方式,跟有的人选择去画画,有的人选择去写文字一样,我们最终的输出口都是表达。

问: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音乐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你如何看待这些变化?你有什么建议给正在追梦的音乐人吗?

答:其实一直以来,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自己做音乐,没有太关注数字时代到来有什么变化。如果要说要给年轻的音乐人一些建议,我觉得就是保持创作,因为音乐创作带给人的能量它是无限大的,可能这个东西是AI或者新的一些科技手段带不来的,我觉得人与人的交流,它之间的炙热和热烈的温度是高于一切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大象号创作者或机构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大象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大象新闻APP
期待你查重0%的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