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唱下去,让所有人听见“四平调” | 面孔

大象新闻2023-05-17 10:07:14

大象新闻记者 赵丹/文图 记者 李晨昊 王泽群/视频 部分受访人供图

54岁的付梅顶着“女演员近10年无戏演再见观众哭了”热搜当事人的头衔有些慌乱,“第一反应这不是真的。”

但是热度给她增加了不少工作量。5月12日,她忙到下午三点多还未吃饭,脸上的妆也花了。一位女工作人员拿来自己的粉底和口红,给她补了补妆,眉眼瞬间生动。付梅在镜头前来了两段拿手的传统曲目,《小包公》铿锵有力,《陈三两爬堂》婉转悠扬,一个戏剧演员的专业范儿纤毫必现,“站在舞台上就是‘角色”,没有自己。”

付梅唱了多年的四平调,深知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唱腔四平八稳,但生活才不是。比如,这场突如其来的流量,会不会让几经起伏的剧团,以及稀有剧种“四平调”再次焕发生机?付梅在思索。

流量

午后三点半的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四平调艺术研究中心(原商丘市四平调剧团)很热闹。

一位十多年戏龄的女演员从走廊走到化妆间,旁若无人的吊完嗓子,施施然“飘”去排练厅排演剧目,汇入戏曲的海洋。

一切和往常一样,又透着不一样。因为,研究中心主任、大家习惯称为“付团长”的付梅不仅上了热搜,事迹还被人民日报官方公号推送。

负责中心对外联络事务的一位工作人员拿着团里的手机,突然发现找主任付梅的电话多了起来。而付梅不常刷手机,还是从熟人那里得知此事,“第一反应这不是真的。”

5月12日早上8点多,人民日报官方公众号推送《冲上热搜!女演员近10年无戏演,再见观众红了眼眶》,介绍了冲上热搜的付梅带领演职人员坚守稀有剧种的故事。

文中称,“四平调剧团曾一夜火遍大江南北,也曾无限期停演濒临失传,最难的时候,剧团就地改成宾馆,舍不得离开的演员变成服务员。商丘四平调艺术研究中心张帅介绍当时只有3到5人,将近10年无戏可演,团长就和演员们开宾馆、做服务员每日叠被子、端茶送水维持生计。”

说起这些,付梅笑着一语带过,“这都是过去很久的事了”,她说多年前确实遭遇困境,为求生存剧团一度改为宾馆,近年来得益于地方政府及各方支持,演职人员的排练环境、办公环境大幅提升,演出机会也多了。

“四平调,顾名思义唱腔四平八稳,是我国稀有剧种。四平调的唱腔很有特点,女声唱腔韵味十足,男声宽宏有力。”付梅说着,现场来了两段拿手的传统曲目。

资料显示,四平调流行于豫鲁苏皖一带,至今已有百年传承,因曲调四平八稳、四句一平而得名。2006年5月20日,“商丘四平调”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有着“天下第一团”的美誉。

不过,在市场的冲击下,这个稀有剧种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剧团场地曾改成宾馆。为了传承和发展,付梅带着大家尝试把舞台搬到线上,没想到小众的四平调反响出乎意料地好。“粉丝说很喜欢四平调,希望继续传承下去,这话让我很受触动,觉得我们对四平调的热爱和坚持是值得的,应该坚持下去。”

契机

开直播最早是团里的小年轻们提出来的。

他们对互联网很敏感,对新生事物有着极强的接受度和包容性,说现在很多剧团都在线上演出,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付梅领着大家商量后,说干就干。

2022年,大家在剧团里收拾出来一间屋子,简单配置了装备,弄了个直播间,就这么开始了。“最初是几个演员在直播间清唱。”付梅专门挑选了老中青以及小演员,轮番给粉丝们清唱四平调。因为习惯了演员在台上、观众在台下的线下演出,现在对着手机屏幕演唱,一开始演员们还找不到感觉,经常唱着唱着跑出了屏幕,赶紧互相招呼着“回来,你跑出镜头了”。

最初粉丝也比较少。为了吸引粉丝,付梅带着大家想了各种办法,除了拿出看家本领,甚至互动抽奖。

后来粉丝不满足于清唱,提议能不能唱大戏,真正把舞台搬到线上。后来剧团又添置了大屏,并以“强迫症”的标准打磨直播的呈现效果,比如,字幕如何打?乐队坐哪里?灯光是否让演员转头时多了阴影?布景的颜色花纹和戏服搭不搭?音效和还能不能更完美……就这样随着直播的增多,一点点摸索经验,四平调艺术研究中心慢慢逐渐扩大了影响,

直播的观众人数也从几十个、上百个涨到了上千。

“表演四平调传统戏时,人哗啦啦就上来了,效果最好的一晚攀升到了七八千人。”付梅看到直播间涌进这么多观众,尤其是看到粉丝希望四平调不要失传的评论,那一刻特别感动,红了眼眶,“我觉得观众还是非常喜欢传统文化的,这个稀有的地方剧种艺术魅力很大,只要观众喜欢,我们一定要传承好、保护好。”

坚守

线上直播受到欢迎,让付梅感慨“小剧种也能干出大作为”!

老家山东曹县的付梅,1988年考入商丘市戏曲学校,次年进入河南省戏曲学校学习豫剧,1991年毕业后分配到商丘市四平调剧团工作。“我姐姐是弹琵琶的,从小受家庭影响,我也上了戏校。”付梅说分配到剧团后,她也扎根在了戏曲大省河南,一直见证四平调剧团的发展至今。

戏曲演员们在排练

近年来,当地政府对四平调剧团加大扶持力度,广引优质人才,除了资深戏剧演员,新生力量的加入让付梅对未来充满信心。

“2021年进的这批学生都很年轻,都是20岁左右的小演员。”在“老带新”上,付梅身体力行,“四平调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学习、传承下去。”

近年来,他们排出了将近20台传统剧目,每年演出上百场,举行送文化下乡、舞台艺术送基层、戏曲进校园、非遗展演等诸多活动,让观众近距离了解四平调的艺术魅力。

付梅也经常参与演出。站在舞台上是什么感受?她眉头一挑,“站在舞台上就是角色。唱陈三两,我就是陈三两,唱小包公,我就是小包公。(演员)在舞台上要抛弃自我。”

一直想着“去小我”的付梅,无意间成为互联网焦点。

付梅冲上热搜后,光明日报刊发评论,“曾一度受到流行文化冲击的戏曲再次回到直播间这样的流行文化载体中,其实也释放出一种积极信号——如今,公众对待传统文化更具敬意与普遍期待、认识理解也更加深刻。把握这个良好势头,各方仍需积极探索文化传播的创新路径、回应大众精神需求和审美诉求。徐徐用力、久久为功,让稀有剧种唱出时代魅力与风采,共同守护传统艺术文化行稳致远。”

对于上热搜的意外,付梅思考更多的是,这也许是四平调走进年轻观众的契机。

“我在想如何培养年轻的观众,让传统文化在年轻人中间扎根开花,这是我们戏曲人共同去思考的问题。”付梅已经有了设想,比如把新的艺术形式与传统文化结合起来,把四平调的曲子填充上现代的词,再比如拍成电影……继续挖掘四平调传统剧目,把更多好的剧目搬到舞台上,同时利用互联网平台,更好的传播出去。

你会继续唱下去吗?

“当然!”付梅大声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大象号创作者或机构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大象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大象新闻APP
期待你查重0%的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