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象新闻APP

脚踏实地做新闻

80后豫剧女演员陷入人生低谷 “误入”直播后“逆风翻盘”

大象新闻2022-12-09 15:07:47

大象新闻记者  王琳

清脆的嗓子、秀美的扮相……在抖音直播间摸索了几个月后,崔瑞军凭实力找回了舞台上曾经神采飞扬的自己,也第一次触摸到了梦想的样子。

作为一名豫剧演员,在很多人眼里,崔瑞军有过很多高光时刻。尤其是在2019年《梨园春》的舞台上,一曲《泪洒相思地》,让现场的专家评委拍手叫好,也让她成为双擂主之一。

然而,生活并不总是鲜花和掌声,常常也会碰上暗礁,尤其是当梦想和生活两面夹击时,这位曾经的擂主还能否“守住擂台”?

当梦想和生活发生碰撞

1989年,崔瑞军出生在河南安阳的一个小乡村,彼时父亲下岗,全家靠养羊和仅有的几亩地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是比较幸运的是,父母一直支持她的爱好。因为从小喜欢唱歌唱戏,12岁的崔瑞军被送到了安阳滑县道口镇戏曲培训班学习。

或许,当时小小的崔瑞军还未曾想过触摸梦想,但爱好被满足同样是开心的。天生一副好嗓子,再加上肯努力,一年后,崔瑞军成功被河南安阳艺校戏剧表演专业录取,学习豫剧。

那是一段既辛苦又快乐的日子。人常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戏曲不好出人,天赋和后天努力缺一不可。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都要练,而每一步想练好都需要付出远超常人的努力。

崔瑞军回忆,冬天在室外练功,手被冻得开裂……当时年龄小,妈妈去看她一次,自己就哭一次,也想打退堂鼓,但最终又坚持了下去。

不过,身体上的苦并不算苦,因为梦想和现实很快发生了第一次碰撞。嗓音不错又肯学习,崔瑞军得到了保送去音乐学院的机会,但困难也接踵而至。一年2200元的学费,再加上生活费,每年最少要5000多元的开销。彼时的崔瑞军已经隐约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思虑再三,她主动放弃了这个机会。

机会也许会不期而遇,但并不会时时等人。错过这次机会的崔瑞军只能在当地的豫剧团边当演员边学习,三年后,因收入少、发展有限,又不得不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以接商演为生。

此后,一晃十多年过去,岁月磨平了很多东西,但梦想还是会跳动。2017年,因为感觉在家里做商演没有出路和价值,崔瑞军毅然报名参加了河南省艺校的常派研修班,跟常香玉的大女儿常小玉学习常派戏曲。学习的过程中,追求梦想的心越跳越强烈,崔瑞军下定决心要考省剧团。功夫不负有心人,崔瑞军凭实力被河南省青年豫剧团录取。

然而,让崔瑞军没想到的是,仅在青豫团呆了十天,她便再次被现实打败。刚开始每个月1200元的工资扣掉房租已所剩无几,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嗷嗷待哺……崔瑞军终于明白,她除了是自己,还是妻子、是妈妈。家庭、生活,成了她迈不过去的坎。临走跟团长告别时,崔瑞军哭得泣不成声。

在人生低谷时偶遇事业

在人生的这条路上,崔瑞军虽然从未放弃。然而,2021年,她还是迎来了过往人生中的最低谷,三个孩子等着养育,一家人却都没了经济来源。

崔瑞军的爱人开了一间小超市,平常还能维持家用。但因疫情影响,生意一落千丈,再加上腰间盘突出,不能再做重活。崔瑞军的演出,也因疫情完全被停滞。

家里的收入停了,但是开支不会停。一家人要吃饭,三个孩子还要上学、吃奶粉,每个月还有五千的房贷要还。崔瑞军回忆,“三个孩子都在长身体,但家里连一块肉都不舍得吃,每个月20号还房贷的日子,都要跟哥哥和小姑子借钱,才能还上”。缺钱像一条越勒越紧的绳索,紧紧箍在一家人身上,勒得崔瑞军喘不过气。更可怕的是,因为无法演出,崔瑞军赖以生存的才艺也在慢慢生疏。

2021年8月,崔瑞军所在的小区再次因疫情被封控,为了不丢了唱功,崔瑞军尝试对着抖音直播,希望疫情过去的时候,不至于荒废了才艺。然而,没想到的是,一次无意的尝试,却给她带来了意外惊喜。

“人生,就是绝处逢生。”这句话用在崔瑞军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崔瑞军回忆,因为当时没想过靠直播挣钱,结果第一场直播收入了7元钱,自己特别特别高兴。“7块钱可能只是一碗面条钱,但是让封控在家的我看到了希望。”

随后,崔瑞军开始每天坚持直播。因为有实打实的才艺傍身,仅用了10天左右,崔瑞军一场直播的收入便突破了千元,粉丝也越来越多。“第一个月就挣了万把块钱”,她开始思考直播是否可以当成事业来做,但同时也担心一场直播千元的收入是否只是运气。

不过很快,这种担心就被直播带来的收入驱散,而且随着粉丝越来越多,她在戏曲圈子的知名度也好了很多。崔瑞军告诉记者,她直播间的人数最多时能有20多万,平时最少也有几百人,场均观众一万左右。这是她之前在剧团演出或者商演时,想都不敢想的。“现在的直播收入覆盖全家的开支没问题,原来因为做生意欠的几十万外债,也有了还的信心。”

希望更多的年轻人爱上传统文化

人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坎坷,但也总会有生生不息的希望。如今,崔瑞军每天至少要直播6个小时,“前来抖音创业,感恩大家捧场”,对崔瑞军来说,就像她抖音账号上的签名一样,她将直播当成了一次创业的机会。

显然,她成功了。曾经,当梦想和现实发生碰撞的时候,崔瑞军曾两次含泪放弃梦想。而这一次,她抓住了机会。为了记住自己第一场直播的日子——2021年8月8日,她把自己的抖音名和粉丝群都加上了“808”的后缀。

“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面对这个问题,崔瑞军没有直接回答。她回忆起直播前自己在外商演来回奔波的日子,有时二三百里地,一个人开着车,天不亮就要出去;有时晚上的演出,回到家已经十一二点。尤其是2021年,小女儿刚一岁,自己带着孩子出门演出,路上孩子哭得哇哇叫,崔瑞军心如刀割……

如今,那些都已成为过往。崔瑞军不用再带着孩子四处奔波,也有了更多的时间照顾家人。再回想自己的经历,崔瑞军鼓励像她一样的人,可以尝试在抖音创业,尤其是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情况下,她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探索线上直播等“云模式”。

数据显示,抖音非遗类直播每天开播1617场,打赏总收入同比增长533%。在直播间听戏曲、赏民乐、看演出成为新潮流,“打赏”成为新门票,也成为传统文化传承的动力。崔瑞军也笑着告诉记者,在直播间,她既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传播戏曲文化,还靠打赏收入解决了家里的开支,甚至还通过直播认识了很多朋友。

“有很多漂泊在外的河南老乡,有的打工、有的创业,他们说,听到了豫剧,就像回到了家乡”来自直播间的认可,也激发了崔瑞军对戏曲文化传播的责任感。

崔瑞军告诉记者,目前她直播间的观众大多是五六十岁的人,他们大多是小时候在村里看大戏长大,喜欢戏剧,但是像90后、00后的年轻人还不多。“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和儿童,都能接触到戏曲,能喜欢上戏曲文化,甚至能把戏曲文化发扬光大。”

打开APP体验更佳
评论

暂无更多评论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