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新闻APP

脚踏实地做新闻

用一把“笙”传承“豫剧”,年轻帅小伙引发直播间“复古”狂欢

大象新闻2022-08-05 15:16:31

大象新闻记者 米方杰

7月24日晚上8点,史桃明比以往更早开启了今天的直播。刚刚大学毕业一年的他,最近一直奔波在河南各地,跟随不同的曲艺剧团演出,今晚这场来到了安阳。史桃明一如既往坐在舞台一侧的演奏区,伴随着第一句唱段缓缓唱出,他也应声吹响了手中的乐器。

随着演出的进行,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很快突破了一千,并且还在不断的爬升。“这是咱们豫剧《杨八姐游春》”,有些戏迷们很快便在评论区报出台上此刻演出的剧目,也有些人第一次进入直播间,一边讶异眼前这位打扮时尚的帅气年轻小伙在吹奏的竟是传统豫剧选段,一边满是好奇他手中的乐器到底是什么?“那是笙!”有些粉丝在评论区回答道。

从2021年至今,史桃明以@桃小辫儿 的名字入驻抖音,完成上百场直播,收获了近40万粉丝,但类似这样的问答在他的直播和短视频作品中仍经常被提及。

史桃明从没有不耐烦,反倒很喜欢评论区的这种互动。在他眼中:每多一次提问和回答,就意味着多一次对“笙”的普及。

看对眼了,一切都不觉辛苦

史桃明今年24岁,出生在河北邯郸一个普通家庭,家里并没有人从事和音乐相关的工作,年幼的他对于音乐的所有印象都来源于民间戏台和红白喜事。在儿时锣鼓喧天的记忆中,一股清越、高雅又略带一丝柔和的音色吸引了他,也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上初中时,他所在的学校请来一个当地的戏曲剧团演出,那时他第一次知道吹出这个声音的乐器叫做“笙”。兴趣和机缘碰撞,他说服爸妈找了当地的一位老师,开始学习“笙”。

笙作为多簧管乐器,相较于其他乐器演奏的难度更大,需要有非常强大的肺活量才可以驾驭。此外,笙的技法中吸气呼气都会吹奏出不同的音高,但是气流小,把握不好的话,很容易憋气而造成演奏的不流畅,需要大量重复且枯燥的练习和积累。对于年少好动的初中生而言,动辄数个小时的训练足以消耗完他们的好奇,同一批求学的小伙伴陆续打了退堂鼓,只有史桃明一个人坚持了下来。回想起年少时候与“笙”的相识,史桃明觉得这是一段冥冥之中的缘分,“看对眼了,一切就都不觉得辛苦”。

之后他选择报考南昌大学的“笙”专业,经过大学四年的系统学习,演奏技巧提升的同时,他对“笙”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自由簧乐器,笙在古代也曾红极一时。我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小雅》的首篇《小雅·鹿鸣》中有记载:“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可见笙这件乐器在周代已经十分流行,其后在春秋战国达到发展的巅峰时期。“成语‘滥竽充数’里,这位滥竽充数的人演奏的就是笙。”遇到第一次听说这个乐器的人,史桃明常常用成语和他们解释。

古时的笙音域不广,一般只用于合奏或伴奏,很少用于独奏,发展逐渐式微。时至今日,笙更多也只活跃在田间地头、婚丧嫁娶的伴奏之中,失去了过往的风采。

史桃明回想在大学第一次去教室上专业课,发现一共只有四把笙,专业每年的招生人数也屈指可数。相比二胡、古筝等更被人熟悉一些的民乐器,“笙”的接受度和传承都不够高。史桃明来到异地求学,脱离了家乡的地缘优势,小桃这才深深感受到了“笙”这个乐器的小众,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肩上多了一份责任。

初试直播,用“笙”演奏“豫剧”圈粉无数

2020年10月,还在读书的史桃明給自己的抖音账号取名为“桃小辫儿”,上传了第一支视频《喜庆丰收年》。这本是一首由唢呐吹奏的乐曲,但他改用笙来演奏,为的就是想让更多人认识到笙也可以独奏,既能雄健有力,也能优美抒情。出乎意料,视频一经发布便登上了抖音热门,在短时间内收获了大量的点击,很多人第一次认识了笙,这给了他很大信心。

然而,相对小众且多以合奏形式示人的“笙”并没有太多能令大众耳熟能详的曲子。为此,史桃明尝试了很多方法:在契合乐器本身音色的基础上,他尝试过演奏《五环之歌》《真的好想你》这样的流行金曲;也吹过《红楼梦》《上错花轿嫁错郎》这样的影视插曲,但最受好评的却是豫剧经典选段作品——豫剧《打金枝》在“笙”的全新演绎下,在抖音收获了11万赞,另一个经典曲目《穆桂英挂帅》也收获了近10万赞的好评。

“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吹“笙”,还是表演豫剧,真是打破了我的认知。”类似这样的评价在史桃明的作品中屡见不鲜。时尚的外型和传统的手艺形成的反差成了他的一大标签,也让他在抖音一众民乐类创作者中脱颖而出,迅速吸引了近40万粉丝。

通过和粉丝的互动史桃明发现,作为五大剧中之一的豫剧不仅有着非常广大的群众基础,受众也绝非只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爱好者,年轻的戏迷比比皆是。更有很多刚刚为人父母的粉丝留言表示听豫剧入了迷,想让自己的孩子未来也学习“笙”。

通过抖音,史桃明看见了传统民乐曲艺与新形式碰撞激发出的强大生命力。毕业之后,他选择来到了河南——豫剧起源的地方,进行更加系统的学习。他拜访了当地大大小小的剧团,跟随他们下乡演出。虽然大部分演出都在乡间野地临时搭起的小戏台,但他觉得地道的文化才能滋养出地道的曲调。他说河南话、吃河南菜,为了更好的理解豫剧的精髓,他把自己活脱脱的过成了地道的河南人。“味儿对了,吹出来的东西才对。”他笑称。

史桃明当然也没有放弃直播,通过抖音,他看见了传统民乐曲艺与新形式碰撞激发出的强大生命力。他将自己线下演出的过程以直播的形式呈现给屏幕前的观众。在直播间里,懂行的戏迷得以尽情陶醉享受,时不时的也会和史桃明提一些自己对于剧目的见解;远方的游子得以一解思乡之愁,他们最常说的就是又想起了自己儿时跟着长辈听戏的回忆;而那些初到的看客则知道了“豫剧”和“笙”大概的样貌,感兴趣的人留下了。渐渐的,每晚八点半,上千人准点齐聚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屏幕里的他一把“笙”几首曲,屏幕外的人或安静聆听,或聊个三言两语,或打赏些礼物聊表心意。

兴之所致,我很满足

史桃明一天直播两场,在下午开关于笙的直播教学课,针对所有零基础但又对笙有兴趣的朋友,普及一些关于乐器的简单知识以及一些演奏技法。也有一些想要系统学习的粉丝因为苦于线下很难找到合适的培训机构,转而向他寻求帮助。

一路走来,史桃明自然深知学“笙”的不易,对于初学者而言,莫说学习,拥有一把趁手的笙都绝非易事。现在史桃明最小的学生只有6岁,在教学生的时候,他偶尔会想到小时候的自己。“觉得真切的明白了传承的意义”。

晚上的直播是休闲时间,史桃明一般会用笙吹一些粉丝喜欢的曲子,在有线下演出的时候,也会给大家直播自己参与的剧团表演。来安阳之前,史桃明刚结束了在平顶山的剧团演出。一天两场的直播,多地之间的奔劳,间歇的线上教学和自我学习几乎填满了这位24岁年轻人的所有时间,让他有了远超同龄人的忙碌。但他似乎很少觉得累,“粉丝的支持和喜欢以及直播间的打赏收入让我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坚持做自己喜爱的事,我已经很满足了”。

宁学唢呐不学笙,学苼不能做当中。这句俗语时至今日还会在北方的民间被提及。但在@桃小辫儿 的直播间,帅气小伙和他心爱的笙是永远的C位,他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重现笙的风采。如他在自己抖音个人介绍里写到的那般,他向每一位来过的观众说:听完我的作品,相信你会对笙有所改观。